太阳亚洲官方网站-主页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宋志坚
宋志坚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,377,587
  • 关注人气:47,38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“马屁案”始末记

(2021-11-16 17:06:01)
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:

人民日报

人民文学

杂文

我的《马屁、奴才及其他》这篇杂文写于19786月,一年半后,即197912月发表于《人民文学》杂志,先后被选入《全国青年杂文选》、《当代杂文五十家》、《杂文百家专访》以及《中国新文学大系》杂文卷。一篇短短的杂文,历时一年半才得以发表,此中有其坎坷的经历,或可称为“马屁案”。

这篇杂文原是寄给《福建日报》副刊的,当时的副刊编辑俞月亭同志收到后即回复说:“很好,下期就发。”但等了一个多月,等来的却是老俞写给我的一封信,这才知道,该报领导在审大样时,发现这篇文章“有问题”,把整期的副刊都压下了。在那多少还是有点敏感的时期,副刊没有照常出版,引起报社内部的猜疑,一问,才知是有一篇叫“马屁”的文章出事了,有好事者到报社印刷厂去拿“马屁”的小样,并且一传十,十传百地传开了,报社内部议论纷纷,其中也有人冷嘲热讽,说:“要我当领导,我也不发,‘马屁’居然批到领导的头上去了,这还了得。”于是有人向报社领导建议:“要拿出一个处理意见来,不然会影响安定团结。”报社党组研究结果,提出“四条审查意见”:一、拍马屁的是否一定都是奴才?二、拍马屁应该根据不同的阶段而有所区别,例如四人帮时拍马屁与现在拍马屁就不一样;三、现在提倡靠拢领导,靠近组织,这样一批,会产生什么影响?四、不拍马屁,与领导若即若离的,是否都是人才?老俞在信中说,“听了这四条审查意见,我只好苦笑。”并且说:“看来你的此类文章以后很难再在本报发表,要写,就写一些歌功颂德的罢,千万不要去触痛他们的神经!”

我这篇杂文,是拿越剧戏曲片《红楼梦》中的薛宝钗说事的,说薛宝钗的随和、顺从——“老太太喜欢吃的我都喜欢”;说薛宝钗的阿谀、迎合——“二嫂子再巧也巧不过老太太”,说上者临下必骄,例如薛宝钗对刘姥姥就只会戏弄、编派、调笑、凌辱,哪里还会说:刘姥姥喜欢吃的,我都喜欢呢?这正是奴才的一个特征。

如果仅仅如此,大概还不至于惹事。问题是我要说的不仅是马屁和奴才,我要说的是“人们厌恶拍马屁的风气,这股风气却总是不下去;人们厌恶拍马屁的奴才,这奴才的种子也总是绵绵不绝”。以为“其根由”在于有人厌恶,也有人喜欢。我调侃说:假如薛宝钗说奉承话的时候,给她塞上一嘴马粪,看她以后还说不说?假如有人来抱你的大腿,你踢他一脚,看他以后还不抱?但要这样做却也不易。奉承话好听,奴才好用,于是拍马屁的如薛宝钗当上了宝二奶奶,‘乖僻’的如林黛玉,受到冷落,至于提意见的如贾府里的焦大,就只配去吃马粪了——这也叫各得其所罢。所谓‘马屁’居然批到领导的头上去了之类的冷嘲热讽,大致就由此引发。

    我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写下此文的,当然是有感而发,而且对那种拍马屁得势的现象有一种受压抑的愤懑。听了这“四条审查意见”后,这种愤懑更是难以压抑。我把文章念给医院里的病友和医生听了,他们都感到痛快淋漓;我也把这四条审查意见念给他们听了,他们都感到十分可笑。于是我就给《人民日报》社写信并附上这篇文章,叙说这篇文章的遭遇,二十天后收到《人民日报》总编室的回信,说:“你的信大家已经转给福建省委主要负责同志,请他们与你直接联系。”我并没有巴望“省委主要负责同志”与我“直接联系”,但我想,总该有一个具体工作人员与我联系吧。然而,我也没有等到任何下文。以后还是报社内部有人透露,说当时的省委第一书记廖志高同志报社领导汇报了这件事,还看了那篇文章,最后拍板说:“像这样的文章就是不能用。”廖书记的这句话,就像终审判决,“马屁案”就这样在本省划了句号。

    得到这信息后,我又给《人民日报》写信,我在信中说,这一回是给他们投稿,如是毒草,本人甘愿接受批判,并希翼他们不要再把信转给“省委主要负责同志”。此时已是1979年春上,我已离开二化医院到信息相当闭塞的老家养病。信寄出后不久,我收到了《人民日报》文艺部编辑刘甲同志的来信,说此文准备刊用,还随信寄来了这篇文章的清样。因为《人民日报》改版,这事被搁了下来,一搁就是半年。恰好有一位正在中央党校学习的叫王宝琳的朋友又将这篇文章寄给《人民文学》,1979年第12期《人民文学》发表了这篇文章,发表时题目改为《拍马、奴才及其他》,鉴于此文有如此经历,收编集子时我仍然沿用原题。

文章发表后,我收到了老刘的一封信,还有两篇文章的清样,除了我的那篇“马屁”,另有他写的《拍马屁题》(署名仲仁),副题为“代某报社党组”,对福建日报社党组的“四条审查意见”逐条予以批驳,他告诉我,这篇文章原准备和“马屁”一起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,现在就寄给你作个纪念。此文以后作为“马屁”一文的附录,收在我的《不伦不类集》中,他没有再拿去以任何形式在任何报刊上发表。

 “马屁案如此结局,对我也是一种激励。我此后写了四十余年杂文,在人民日报》《人民文学》《解放军报》解放日报》《文汇报》《南方周末》中国青年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求是》《北京日报》《今晚报》《大公报》《科学时报》《杂文报》《杂文月刊》(包括《杂文界》)《民主与法制》《中国党政干部论坛》以及《随笔》《唯实》等报刊都曾发过,《福建日报》与《福州晚报》还是发得最多的,而马屁一文则是一个起点。

    《马屁,奴才及其他》一文发表至今,已经四十余年了,如今回头去看,或许还有其存在的价值,未必就已是“明日黄花”而使人不屑一顾。倒是文章本身所表达的有些观点,随着阅历的增长,感到有待于深化了。例如,这篇文章中说:“人才和奴才难以兼而得之,爱人才的不爱奴才,爱奴才的也得不到人才。”而我现在却感到,这话很有些绝对化和片面性了实际上,只爱人才的和只爱奴才的上司历来都只是少数,通常的情况是奴才也要,人才也要,和和刘各有各的用处。而在大家不少领导者的身上,还多多少少有着一些乾隆皇帝的遗风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2068日改定

 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概况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大家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,太阳亚洲客户端,太阳集团娱乐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